把糖堆从土里挖出来

💀💀💀ky已经很讨厌,上门ky的就是欠抽。不过上来找桃子ky史实的就是脑子疯了吧?!全心全意支持,我就是脑残粉。。摊手

桃阿蛮:

#圈地自萌不好吗?送上门来KY的,我就不客气了哟。


#某些背后说我收了ZRY八千块水军费的,麻烦说话前动动脑子,千万粉的大V找我一个几千粉的透明做水军,你信是你傻逼。我是不是汉粉不用旁人鉴定,谁也没资格开除我粉籍。


#大概我怼的太温柔以至于让您误会我是个包子?


#出个预告片都能高潮,爱看看不看滚!


#以下是近日遇到的多起重复问题,本来回了几句觉得不想再搭理,然而有人还偏偏秀出了优越感,那我就满足一下咯。


 


 


1,《霍去病》这个剧,改编有,原创有,不符合史实的地方也有,但这不是三观问题,不是掐点。电视剧为观众服务,尊重史实和“故事要讲的精彩,并且脉络清晰集中”这两者之间找一个平衡点,为了不让故事结构太散而舍弃或合并或改编一些梗,这是正常现象。


主要人物在大是大非上站得住脚即可。大节不亏、小节不拘,这在影视剧中算的上是高标准。


这其中把握的度,由编剧掌握,观众可以提意见,但不是仗势欺人甚至骂街。善用权利,但不要过度消费话语权,影视剧是商业行为,不为某群体个人服务谢谢。


 


 


2,原创女主。


————请问有什么问题?


【子嬗代侯。嬗少,字子侯,上爱之,幸其壮而将之。居六岁,元封元年,嬗卒,谥哀侯。无子,绝,国除。《史记•卫将军票骑列传》】


史记原文清清楚楚记着小霍有个儿子,没女主,他儿子哪儿来的?且生母不详,编剧当然可以在合理范围内自由发挥。至于怎么算合理,上至三公九卿,下到贩夫走卒,不管谁家的女子,小霍想娶谁都可以,野猪立的皇后还是歌女,野猪的母亲王娡离婚改嫁刘启,卫青霍去病都是私生子。女主人设就不劳路人操心了。


 


3,【我怎么看到了唐军骑兵才有的玄甲……汉军骑兵不应该是红色鱼鳞甲么】


您不装逼能死?


【骠骑将军自四年军后三年,元狩六年而卒。天子悼之,发属国玄甲军,陈自长安至茂陵,为冢象祁连山。《史记 å«å°†å†›éª éª‘列传》】


 


人穷多读书,人丑多跑步。懂?


 


4,【历史上的小霍是开挂般的存在,起点很高没有小兵奴隶阶段,一战成名对得起官职】


这话前后我都同意,但是没有小兵阶段是谁告诉你的?司马迁?别赖他,太史公是无辜的。


【最骠骑将军去病,凡六出击匈奴,其四出以将军《史记  å«å°†å†›ç¥¨éª‘列传》】


六次出击匈奴,即元朔六年(前123)二月、四月两次出定襄击匈奴,元狩二年(前121)三月出陇西击匈奴,元狩二年夏季出北地击匈奴,元狩二年秋季渡黄河击匈奴,元狩四年(前119)春出代郡击匈奴。


元朔六年,4月,出定襄那一战是史料中霍去病第一次登场【是岁也,大将军姊子霍去病年十八,幸,为天子侍中。善骑射,再从大将军,受诏与壮士,为剽姚校尉,与轻勇骑八百直弃大军数百里赴利,斩捕首虏过当。】


可是元朔六年的二月,霍去病第一次出击匈奴却没有提,只有卫将军的传记里提到【其明年春(指元朔六年),大将军青出定襄。合骑侯敖为中将军,太仆贺为左将军,翕侯赵信为前将军,卫尉苏建为右将军,郎中令李广为后将军,右内史李沮为强弩将军,咸属大将军,斩首数千级而还。】并且,这中间也不曾提到霍去病。


直到下一句【月余,悉复出定襄击匈奴】也就是同一年的四月再次出击定襄,才与霍去病的六出匈奴中的第二战接上。


那么也就是说,‘再从大将军,受诏与壮士,为剽姚校尉’,很明显是第二次,才封了票鹞校尉,而他第一次出战,就一小兵。至少,史料中没有记载他在军中有任何职务。


(天子侍中是‘服侍皇帝在禁中’,给皇帝传个话,递个文件,与军中官职无关。)


 


并且,这一段史料中的空白处,是可以自由发挥的,只要最终剧情为之后有依据的史实服务。


 


尽管我也认为帝国双璧是上天赐予汉家基业最好的馈赠,但是排除我的粉丝滤镜,以及轻佻的个人英雄主义论,拿到一个大格局的世界里来说,汉匈百年战争的最终胜利,依赖的并不单单只是战争本身的兵法与策略,更多的是国家战略高度的调整,以及综合国力的比拼。


不能单说将领之忠勇,更多的是开战之前的韬光养晦、积极备战。


开挂二字,是忽视了这个时代所有默默无闻付出的芸芸众生。


 


5,这个掐点也是好玩:【花絮中有霍去病孤身在敌军中斩杀的镜头】


身先士卒这个没毛病啊大姐!认真看书会死吗?(大概会的吧……)


【……转战六日,过焉支山千有余里,合短兵…………骠骑所将常选,然亦敢深入,常与壮骑先其大军……《史记 å«å°†å†›ç¥¨éª‘列传》】


史料中关于霍去病身先士卒的描写难道还少?都短兵相接了,难道电视剧应该拍成小霍躲在百米开外拿着望远镜指点江山?


怎么封的“冠军侯”?自然是取意勇冠三军。


 


这年头秀(并不存在的)优越感已经可以不带脑子了?


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


邮局港剧,我还是喜欢摆事实讲道理的,有史料贴史料,有文物贴文物,动不动上升粉圈、蒸煮的,我以为只有某些低龄脑残才会。不成想,都一样。


你跟他说史料,她跟你说演员粉都是脑残,你跟她说改编尺度,她跟你说演员粉都是脑残,你跟她说爱看看不看滚,她跟你说:没经过我同意,谁允许你们拍的?你们都是脑残!


 


我不针对谁,我说的是在座所有管的宽、不甘寂寞、秀莫名优越感的自诩XX粉!欢迎对号入座,谁蹦跶谁知道。我不是圈管,无法开除谁粉籍,但旁人也没资格开我粉籍。


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


《霍去病》这部剧的切入点,在于成长史,他是历史上鲜有的常胜将军,一生未有败绩。然而在他挥斥方遒、功成名就的背后,在他成为一个战神之前,在他戎马一生的先期备战时期,他应该是经历过挫折,受到过教训的,以至于在今后的实战生涯中,才能如履平地。


 


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,没有什么奥运冠军是不用训练的,没有什么大满贯得主是不带着伤痛的,一将功成万骨枯,这中间的枯荣代价,也有他们自己的。


 


我们读历史,是为了以更宽容的眼光去看待这个世界,以更博大的胸怀去包容芸芸众生,正衣冠、明得失、知兴亡。


 


琴棋书画诗酒茶,触类旁通自一家,何不放松心态,捂被闷虱聊天契茶,凶神恶煞的掐架做什么呢?您说是不是。


 

评论
热度(246)
  1. 天街小雨 从 桃阿蛮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威武

© æŠŠç³–堆从土里挖出来 | Powered by LOFTER